<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
    ?
    Sci論文 - 至繁歸于至簡,Sci論文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時政論文 > 正文

    “井岡山的斗爭”:星火燎原啟示錄論文

    發布時間:2022-11-21 14:50:07 文章來源: 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














    SCI論文(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岡山。千里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

      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缮暇盘鞌堅?,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

      1965年5月,毛澤東重回曾經戰斗過的井岡山,站在黃洋界,神色凝重地佇立眺望,往昔回憶不禁涌上心頭。他揮筆寫下了《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岡山”;“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此次故地重游,距離他當年引兵井岡,已經過去了38年。1927年的那個秋天,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到達井岡山,開啟了“井岡山的斗爭”,揭開了中國革命星火燎原的大幕。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總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給人們以汲取智慧、繼續前行的力量。”1927年正是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份。95年后的2022年,同樣是一個意義非凡的年份:2022年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5周年,是三灣改編95周年,也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開辟95周年。在95周年紀念的日子里,當我們回顧井岡山斗爭的歷史,探尋星火燎原的深刻啟示,一定能夠從中汲取智慧、獲得繼續前行的力量,更加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這段歷史引領我們從井岡山出發,走向光明而輝煌的未來。

      “井岡山的斗爭”走出一條正確道路: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曾兩次在談及井岡山斗爭時,意味深長地說“我是被‘逼上梁山’的”這句耐人尋味的話,折射出了井岡山道路的艱難和曲折。1927年三大起義接連失敗,人們不禁產生疑問,以奪取城市為目標的武裝暴動是否能夠成功?中國革命應該走一條什么樣的路?這個問題至關重要。

    \

      1927年9月,毛澤東寫下《西江月·秋收起義》這首詞,其中有這樣兩句:“匡廬一帶不停留,要向瀟湘直進。”其原文實則是:“修銅一帶不停留,要向平瀏直進。”“平瀏”即為湖南的平江、瀏陽,秋收起義的初步計劃是經平瀏等地攻擊前進、奪取長沙。然而這個以攻占大城市為中心的計劃在部隊還未到達長沙時便遭受挫敗,于是毛澤東在瀏陽文家市果斷決策,放棄進攻長沙,率領部隊沿羅霄山脈南下。正是有了這次具有歷史意義的轉兵,才有了井岡山的斗爭,并在斗爭中走出一條正確的革命道路,即以土地革命、武裝斗爭、根據地建設“三位一體”的“工農武裝割據”,其核心內涵正是“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

      井岡山的斗爭之路伴隨著同教條主義的斗爭。這是一條全新的從來沒有人走過的道路,完全有別于俄國十月革命。毛澤東早年受到過的“處分”大大小小有20次之多,其中讓他印象最為深刻的、第一次大的“處分”是在1927年11月。當時,黨內一些人教條地堅持俄國革命經驗和城市中心論,并不理解毛澤東在井岡山的正確探索。而毛澤東深刻地認識到,中國國情不同于俄國,中國革命的重心在于農村,中國革命的主要依靠力量在于農民。井岡山根據地的開辟,正是這一科學判斷的結果。但在教條主義者看來,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上井岡山是“最可恥的背叛與臨陣脫逃”。在當時的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中央認為毛澤東犯了嚴重的政治錯誤,并撤銷了他作為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身份。消息傳到井岡山,竟被誤傳成毛澤東“被開除黨籍”。此后,毛澤東一度不能再擔任黨內職務,但由于他在井岡山的威望和革命的需要,只好當起了師長。這個誤傳直到朱德、陳毅上井岡山才得以澄清。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還幽默地自嘲自己曾做過一段時間的“黨外人士”。

      井岡山的斗爭之路伴隨著革命先輩們的犧牲和奉獻。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大地陷入白色恐怖,共產黨員人數由6萬銳減至1萬。在井岡山斗爭兩年零四個月的時間里,有4.8萬余人犧牲,這意味著平均每天近60人獻出寶貴的生命,而有名有姓被鐫刻在紀念碑上的有15744人。這其中,有被毛澤東評價“為革命保留了火種”的秋收起義總指揮盧德銘;有立下誓言“革命不成功,不剃頭、不刮胡子”的王爾琢;有在刑場上慷慨陳詞、被敵人割掉舌頭的劉仁堪;有掩護村民安全轉移后寧死不屈的謝甲開;有抱住敵人跳下懸崖的吳月娥……“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更多的,則是數不清的無名英雄。

      即使在這樣一條布滿荊棘的道路上,從1927年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開始,到1930年夏天,全國已建立起大小十幾塊農村革命根據地,紅軍發展到7萬人,連同地方武裝共約10萬人。大革命失敗后保留下來的星星之火逐漸呈現燎原之勢,有力證明了中國革命新道路的正確性。

      井岡山的斗爭啟示我們,堅持正確的道路至關重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走自己的路,是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立足點,更是黨百年奮斗得出的歷史結論。”95年來,從井岡山斗爭中走出的中國革命新道路,到今天走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我們一直在自己探索和選擇的正確道路上闊步向前、走向輝煌。新時代新征程上,我們要堅定道路自信,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引領中國進步、增進人民福祉、實現民族復興”。

      “井岡山的斗爭”孕育一個理論成果:毛澤東思想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歸根到底是因為馬克思主義行!”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成功,在于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個理論成果,就是毛澤東思想。而井岡山的斗爭,則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起點。

      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并非先天是為中國革命量身定制的。從時間上看,它誕生于19世紀上半葉,而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是在大半個世紀之后才出現的;從空間上看,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理論聚焦于歐洲,根據他們的設想,無產階級革命應該是在資本主義最發達的西歐國家發生,而且是同時發生。中國革命顯然不在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范疇之內,換言之,馬克思恩格斯不應該也不可能為20世紀發生在東方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的革命,提供現成的答案。用毛澤東的話說:“馬克思主義者不是算命先生,未來的發展和變化,只應該也只能說個大的方向,不應該也不可能機械地規定時日。”馬克思主義揭示的是一般規律,指明的是科學方向,它必須在理論和實踐上與中國革命的實際相結合,才能實現發展并取得成功,這是一個最基本的邏輯。那么,如何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個問題至關重要。

    \

      如果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比作一部鴻篇巨著,那么,井岡山斗爭就是這部巨著的精彩開篇。1938年,毛澤東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第一次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命題。但是早在井岡山斗爭時期甚至更早,毛澤東就開始了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艱辛探索。毛澤東不僅在實踐中創造性地解決了堅持和發展農村革命根據地的一系列根本問題,而且從理論上對中國革命的道路問題作出了明確說明。

      1928年面對黨內出現“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問,毛澤東在八角樓,借著油燈的微光,寫下《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井岡山的斗爭》兩篇光輝著作。在此后的1930年,毛澤東又在古田寫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標志著中國革命道路理論的基本形成。這個過程是中國革命理論創新的過程,初步奠定了毛澤東思想的基礎。

      毛澤東指出這樣一種世界奇觀:“一國之內,在四圍白色政權的包圍中,有一小塊或若干小塊紅色政權的區域長期地存在,這是世界各國從來沒有的事。這種奇事的發生,有其獨特的原因。而其存在和發展,亦必有相當的條件。”從井岡山的斗爭中總結出的科學理論,既閃耀著馬克思主義革命理論的光輝,又立足于中國革命具體實際;它不是“簡單套用”“機械移植”馬克思主義個別論斷,而是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造性運用。

      井岡山的斗爭啟示我們,堅持科學理論的指導、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至關重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偉大的理想信念,一定要有扎實的理論基礎,這個理論要和一個具體的土地結合,井岡山道路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經典之作,從這里革命才能走向成功。”95年來,從毛澤東思想,到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再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現了三次偉大飛躍,為我們的事業提供了科學的理論指南。新時代新征程上,我們要堅定理論自信,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強軍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上不斷取得新成就。

      “井岡山的斗爭”奠定一個根本制度:黨對軍隊絕對領導

      “雄偉的井岡山,八一軍旗紅,開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歷史上,1927年是作為建軍之年而被載入史冊的。但在建軍之初,我們黨對建立一支什么樣的軍隊、怎樣建設軍隊,還沒有形成清晰的認知、正確的方法和健全的制度,因此走了不少彎路,甚至一度遭遇了嚴重的挫敗。

      黨獨立領導武裝斗爭初期面臨的最大內部問題,是舊式雇傭軍隊的傳統和制度。一方面,部隊靠的是高額的軍餉雇人當兵,那么一旦形勢惡化,軍餉變少或者發不下來,軍隊就會潰散。例如廣州起義部隊曾以“每月20元”的高薪招兵買馬,而當時國民黨部隊中每人每月只有5至10元的收入,但廣州起義失敗后每人只勉強收到1元錢,以至于最后僅有兩三百人留在部隊。另一方面,部隊是兵為將用、兵隨將走,人們并不太清楚自己“為誰當兵,為誰打仗”,而是以長官為核心,那么一旦將領倒戈,整個部隊便會被帶走。例如南昌起義后僅5天時間,第10師師長蔡廷鍇投奔南京政府,將一支5000人的隊伍整個拉走。

      這樣的武裝隊伍是經不住考驗的,在行軍途中隊伍或被打散,或有人逃跑,很多部隊在起義之后只剩1000人左右。如南昌起義部隊最早有大約2萬人,到粵北時只剩800人;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原有5000余人,途中不僅普通戰士和中下級干部大批離隊,甚至最高指揮官師長余灑度也投靠了國民黨。部隊從文家市出發時有1700余人,到井岡山時僅剩700人,10天時間就有約1000人離隊。當時人們聊天常問的話便是“你走不走”“你什么時候走”……因此,如何把一支脫胎于舊式軍隊、以農民為主體的軍隊,建設成為中國共產黨絕對領導之下的新型無產階級人民軍隊?這個問題至關重要。

      對于開小差現象,毛澤東憂心如焚,他一路上多次深入部隊開展調查,發現第1團黨代表何挺穎所帶的連隊政治氣氛高漲,沒有一個逃兵。毛澤東在短短兩天內三次找何挺穎談話,讓他講講自己的帶兵之道。何挺穎認為:“部隊接連打了一些敗仗,軍力銳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支隊伍失去黨的領導,最重要的問題是黨對隊伍的領導權問題。”這樣的話給了毛澤東極大的靈感。于是當隊伍到達三灣,毛澤東進行了著名的“三灣改編”,將一個師整編為一個團,把支部建在連上,建立士兵委員會。三灣改編不僅是部隊編制的變革,更強化了黨的領導,使部隊實現了“官兵一致”。

      三灣改編后,部隊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很少有人開小差。正因為有了黨的堅強領導和政治教育,戰士們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自然不會因為沒有薪水或生活艱苦而離開隊伍。羅榮桓元帥作為三灣改編的親歷者,曾在回憶時評價道:三灣改編實際是我軍的新生,如果不是這樣,紅軍即使不被強大的敵人消滅,也只能變成流寇。期間還發生了一個故事,毛澤東曾帶領一個營下山執行任務,夜間遭到敵人襲擊,部隊被打散。第二天清晨隊伍集合,人們發現一名擔架兵不在其中,猜測他是否因開小差而離隊。然而,當隊伍回到井岡山時,發現這名擔架兵早已返回,不禁有人感嘆:“一個營行程數百里,打了十幾仗,卻沒有一個開小差的,成了拖不垮、打不爛的鐵軍,靠的就是紀律。”

      井岡山的斗爭啟示我們,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至關重要。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發端于南昌起義,奠基于三灣改編,定型于古田會議,是人民軍隊完全區別于一切舊軍隊的政治特質和根本優勢。”95年來,從南昌起義到三灣改編,從古田會議到新古田會議,從革命戰爭年代到和平建設時期,我們始終堅持和發展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制度,確保了人民軍隊建設發展的正確方向。新時代新征程上,我們要堅定制度自信,牢牢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這一軍魂,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

    \
     

      “井岡山的斗爭”熔鑄一種革命精神:井岡山精神

             井岡山是革命的山、戰斗的山,也是英雄的山、光榮的山。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考察江西時指出:“井岡山時期留給我們最為寶貴的財富,就是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井岡山精神,最重要的方面就是堅定信念、艱苦奮斗,實事求是、敢闖新路,依靠群眾、勇于勝利。”

      “堅定信念、艱苦奮斗”是井岡山精神的靈魂。井岡山斗爭時期,由于根據地受到敵人嚴密的經濟封鎖,各種食物、生活物資非常稀缺。戰士們長期過著吃“紅米飯、南瓜湯”的日子,他們編出一個口號“打倒資本家,天天吃南瓜”,當吃南瓜成為了一種生活追求,艱難程度可想而知。在這樣的環境中,共產黨人是靠什么堅持下來的?正是堅定的信念,這和大革命失敗后開小差的部隊截然相反。在井岡山,部隊從上到下吃苦耐勞,毛澤東帶頭打草鞋,朱德做表率睡地鋪,張子清舍命獻食鹽,“一根燈芯”“朱德的扁擔”等故事被廣為傳頌。

      “實事求是、敢闖新路”是井岡山精神的核心。當我們前往井岡山革命博物館參觀,看到中國共產黨人領導武裝起義時的旗幟,便會發現,旗幟上的圖案并沒有完全使用蘇聯的設計元素,也不是后來已固定下來的鐵錘和鐮刀,而是鐮刀和斧頭這類代表農民的圖案,并沒有象征工人的鐵錘,這也反映出中國革命的特點,即從實際出發,勇于探索。

      毛澤東曾說:井岡山有過一個名叫“朱聾子”的山大王,他說過兩句話,“不要會打仗,只要會打圈。”毛澤東將這兩句話改為“又要會打仗,還要會打圈”,意思是要打有把握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毛澤東根據當時的實際環境和條件,創造出“敵來我走,敵駐我擾,敵退我追”的“十二字訣”,后期演變為著名的“十六字訣”,即“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涵蓋戰略防御、退卻和反攻的各階段。井岡山多場著名的戰斗,都是借助此戰術而獲勝。

      “依靠群眾、勇于勝利”是井岡山精神的基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我軍的根本宗旨。井岡山斗爭時期,紅軍的一大任務是“做群眾工作”,形成魚水相依、血肉相連的黨群關系、軍民關系。黃洋界保衛戰,龍源口大捷,正是由于軍民團結,才創造了以少勝多的奇跡。后來毛澤東在總結井岡山斗爭經驗時寫道:群眾的擁護和支持是紅色政權發生和存在的重要原因之一,實行工農武裝割據的一個基本條件就是要有很好的群眾基礎。

      在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一個鹽罐子已保存了90余年,成為了國家一級革命文物。當年由于條件艱苦,井岡山缺鹽的情況非常嚴重。某日紅軍好不容易繳獲了一批食鹽并分給村民,村民李尚發收到后舍不得吃,便保存下來,一存就是31年。直至1959年井岡山革命博物館征集文物,老人將這個鹽罐子捐了出來。食鹽在現今并不是稀罕之物,但這罐鹽卻見證了“有鹽同咸,無鹽同淡”的革命歷史和軍民情懷。

      井岡山的斗爭啟示我們,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至關重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井岡山精神和蘇區精神,承載著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鑄就了中國共產黨的偉大革命精神。”95年來,從偉大建黨精神,到井岡山精神、蘇區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從抗美援朝精神,到改革開放精神,再到脫貧攻堅精神、偉大抗疫精神……我們在長期奮斗中構建起中國共產黨人精神譜系,錘煉出鮮明的政治品格,培鑄成厚重的紅色文化。新時代新征程上,我們要堅定文化自信,大力弘揚革命文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凝聚奮勇前進的強大精神力量。

      “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要說哪個政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能夠自信的話,那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取得的重大成就再一次有力地證明:基于我國的歷史與現實,我們的道路是光明的、理論是正確的、制度是可行的、文化是先進的,我們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下去、發展下去。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斗爭。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井岡山的斗爭那段星火燎原的歷史帶給我們的啟示和智慧,是永不過時的?!?br />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請鎖定SCI論文網!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shizhenglunwen/46889.html

    發表評論

    Sci論文網 - Sci論文發表 - Sci論文修改潤色 - Sci論文期刊 - Sci論文代發
    Copyright ?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 SCI論文網手機版 | 豫ICP備2022008342號-1 | 網站地圖xml | 百度地圖xml
    无码视频在线免费观看
    <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