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
    ?
    Sci論文 - 至繁歸于至簡,Sci論文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正文

    人格化寵物精神賠償的合理性分析及司法考量論文

    發布時間:2022-11-24 10:52:09 文章來源: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














    SCI論文(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
     
       摘要:隨著生活品質的不斷提升,越來越多人選擇飼養寵物作為生活陪伴,并在陪伴中逐漸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寵物死亡時,會給飼養人帶來精神上的痛苦。在生活中,因寵物的非自然死亡而產生的矛盾很多,我國法律對動物飼養人的精神損害賠償并無明確的規定,寵物能否上升為具有精神屬性或者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也存在爭議,是否構成精神損害賠償也需考量相關具體因素,因此,需立足現實去探討這些問題。
     
      關鍵詞:人格化寵物;民法典;精神損害賠償
     
      2020年7月,張某因出差將飼養了三年的阿拉斯加犬寄養在了寵物店,并簽訂了寄養協議。然而其寵物犬卻在寄養期間死在了寵物店,于是張某起訴該寵物店賠償其寵物犬損失及精神損害。法院認為,該寵物犬與張某多年的共同生活讓張某對其產生了深厚的感情,其死亡事實對張某造成了精神損傷,判決寵物店賠償張某寵物犬損失3000元及精神撫慰金5000元。
     
      2020年9月,陳某將飼養八年的泰迪犬送到寵物店洗護,卻因寵物店過錯被他人寄養在寵物店的大型犬咬死,陳某遂起訴該寵物店要求賠償其寵物犬損失及精神損害等費用。法院認為,陳某一家與寵物犬在八年的相處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不符合支持精神損害賠償的條件,由寵物店一次性賠償陳某各項損失10000元,并書面致歉。

    \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寵物逐漸進入了越來越多人的生活,在朝夕相處的陪伴中,寵物甚至成為了部分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員,分享著飼養人的喜怒哀樂,其傷亡也給飼養人造成極大的精神傷害。然而,在司法實踐中,對于寵物受侵害能否獲得精神損害賠償存在不同觀點,寵物能否上升為具有精神屬性或者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從而構成精神損害賠償的基礎,在特定條件下才會考慮。所以一般情況下,飼養人在所飼養寵物受到侵害主張的精神損害賠償金并不能得到支持。因此,為了此類問題得到更有力的解決,本文對侵害人格化寵物的精神損害賠償問題進行初步探討。
     
      一、人格化寵物的相關概念界定
     
      (一)寵物
     
      當今社會中,寵物較為常見,范圍也很廣,是人類出于非經濟目的豢養的生物,包括動物、植物等。在多數國家的法律中會把寵物限定在動物的范圍內,認為是具有陪伴和娛樂屬性的動物,與飼養人之間存在著必然的精神聯系。從字面來看,寵物既有“寵”的屬性,也有“物”的屬性。“寵”主要突出其與其他動物的區別,強調與飼養人之間的精神聯系。“物”的屬性主要突出其現實物的本質,是可以進行買賣的一項合法財產。從飼養寵物的實際情況來說,寵物較多體現的是其財產屬性,是飼養人感情中較為重視的有生命的財產。其精神利益是在與寵物相伴期間飼養人單方面主觀上產生的,與飼養人的情感投入有關。從司法現狀來看,寵物受到侵害后,一般也會作為飼養人的財產進行相應的財產損失賠償。
     
      (二)人格物
     
      人格物是近些年在民商法研究中出現的一個新興概念,它是指與人格利益相關,能夠體現人的深厚感情與意志,其毀損滅失會造成相關人極度痛苦,且不可能找到替代物的特定物。由此可見,判斷一個物是否具有人身屬性的特定物,主要看三點:1.人格利益。這是區別于一般物的主要方面,在具有一般物的財產價值之外,人格物還具有一般物所沒有的寄托于物的生命、健康、姓名、名譽等方面的人格利益,并且其人格利益方面的價值甚至遠超其作為一般物時的財產價值。2.情感價值。一般的物出于滿足所有人的日常生活需求,其使用價值大于附著其上的情感價值。但當物品所有人把特殊的情感投入到該物品之時,其對于物品所有人的情感價值將遠大于物品本身的價值,如已故親人的遺物、珍藏多年的照片等,在物與所有人之間建立了密切關系,寄托了情感意義。3.不可替代??档略赋觯?ldquo;一樣有價格的東西,可以用另外一種等價物來替代它;而超越所有價格,亦不可能有等價物的東西,才有它的尊嚴。”人格物便是這樣不可替代的,于特定人群而言,在傾注情感寄托之后,無法被其他等價物所取代,它的毀損或滅失將對所有人的精神產生一定的損害,難以用其財產價值去衡量和撫慰。
     
      (三)人格化寵物
     
      通過解釋寵物和人格物的概念,不難理解人格化寵物,其實就是能夠承載人格利益的、被視為有性格有情感的動物,在飼養人的眼中,寵物不只是作為普通的動物而存在,而是在其身上寄托了特殊的精神訴求。但也不是所有的寵物都屬于人格化寵物能夠承載人格利益,判斷一個寵物是否屬于人格化寵物還需滿足兩個條件:1.寵物自身的特定性,即該寵物在其同種類動物中所表現出的獨特屬性。例如,飼養人即便擁有同一種類的數個寵物,也能清楚地辨別每個寵物的不同特質。2.寵物與飼養人之間的情感聯系,即寵物于飼養人而言是不可替代的,即便換一只外貌體型基本一致的動物,也不能復制飼養人與原寵之間的情感聯系。例如,飼養人與其寵物相伴多年,寵物早已承載了其太多的精神安慰,在寵物死后,即便換一只外貌同樣的動物,也無法復制其與原寵物間的情感牽絆。
     
      二、侵害人格化寵物涉及的精神損害賠償認定
     
      (一)我國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的相關規定
     
      精神損害就是指對民事主體精神活動的損害,在民事活動中,侵害公民的民事權利,造成公民生理、心理上的精神活動和公民維護其精神利益的精神活動的破壞,最終導致精神痛苦和精神利益的喪失和減損。[1]
     
      關于精神損害賠償的相關規定,最早可從1987年的原《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找到,其中第一百二十條的規定中雖然沒有“精神損害賠償”的概念,卻包含了“精神損害賠償”的意思。最早以“精神損害賠償”概念出現是在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中,但僅規定了對于名譽權受損可以主張精神損害賠償;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精神損害賠償解釋》)中,對精神損害賠償的很多方面做了具體規定,其中第一條規定:“其他人格利益可以主張精神損害賠償請求”,這里的“其他人格利益”概念的提出,實現了對人格權益較全面而廣泛的保護。[2]《精神損害賠償解釋》第四條規定了精神損害賠償的內容,客體范圍僅限于具有人格象征意義的特定紀念物品,但并沒有列舉具體涵蓋的范圍,在后期的司法實踐中,會出現并且此條沒有列舉其中具體包含的范圍。[3]
     
      (二)侵害人格化寵物的精神損害賠償合理性分析
     
      1.有利于保護當事人的人格利益
     
      近年來,隨著人們對寵物情感認知的改變,越來越多家庭飼養寵物并將其視為家庭成員,尤其是獨居人群和老年人。寵物在陪伴飼養人的過程中,會給飼養人帶來許多歡樂,也會因疾病傷亡給飼養人造成精神痛苦,有些飼養人在失去寵物后的精神痛苦甚至不亞于失去親人,這一方面催生出了寵物殯葬行業;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寵物與飼養人在生活中建立了十分深厚的情感聯系。[4]雖然寵物在客觀上來講是飼養人的財產,但在長久的陪伴中飼養人也會不斷地將情感、人格等基本的人格利益融于寵物身上,因而在飼養人因寵物傷亡造成的精神痛苦中,他人故意或重大過失致寵物傷亡要遠大于寵物自然死亡造成的精神傷害。司法不僅守護自然人的物質財產,也守護自然人的精神家園。因此,對于他人侵害寵物致使寵物傷亡而對飼養人進行精神損害賠償認定也是對飼養人人格利益的尊重和保護。

    \
     
     
      2.有利于發揮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的價值
     
      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的適用體現了兩個方面的作用:一是補償作用,即通過金錢給付對當事人精神上遭受的痛苦進行補償撫慰,以保護自然人的精神權利和恢復自然人的人格利益;二是懲戒作用,即通過使侵權人對受害人的精神痛苦賠付金錢承擔侵權責任來懲罰不法侵害人、警示其他人。而如果在侵權人故意或重大過失致使受害人寵物傷亡的案件中欠缺精神損害賠償機制,那么對受害人來說其精神權利得不到有效保護,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的價值得不到合理適用和具體體現,對故意侵害寵物的侵權人也達不到有效懲戒。
     
      三、侵害人格化寵物精神損害賠償的司法考量因素
     
      在我國的現行法律中,沒有對侵害寵物致使飼養人精神損害進行賠償的規定,但《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條中對“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做出規定,因此,本文以該法條為基礎,提出些許建議以便在實踐中完善侵害人格化寵物的精神損害賠償。
     
      (一)寵物對特定人具有人格利益
     
      多數情況下,寵物作為飼養人的財產而存在,對于造成財產損失的,一般不以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的方式進行救濟。如,豢養家貓捕鼠、家犬看護宅院,豢養寵物進行配種、買賣等。在這些用途下,寵物并非不可替代,即使在長期的飼養過程中,寵物與飼養人之間產生了情感聯系,在寵物喪失后依然可以與其他繼續履行該用途的寵物建立情感聯系,因此這類寵物不符合對特定人具有人格利益。
     
      寵物能否承載特定人的人格利益,還需考慮寵物對飼養人的生命、健康、名譽等人格利益方面所具有的重要意義。如:與孤寡老人相依為命的寵物,成為視障人士“眼睛”和生活助手的導盲犬,參加重大比賽獲獎的寵物,陪伴主人度過人生艱難時期的寵物,救過主人性命的寵物,具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寵物等。在這些情況下,飼養人與寵物的情感牽絆往往較其他群體更深,承受寵物傷亡的能力更弱,寵物喪失后,在寵物身上寄托的精神聯系永久消失不可復制,這些寵物對其飼養人而言,是具有人格利益的寵物。
     
      (二)侵害寵物對特定人造成的精神痛苦超出一般承受范圍
     
      據2021年中國寵物消費趨勢白皮書統計數據顯示,“85后”寵物飼養人占比達74%,飼養人中94%出于增添生活情趣、解壓、緩解孤獨等情感動機來飼養寵物,其中77%的飼養人將寵物看作是家人、孩子、朋友。這與現代人的生活壓力大有關系,寵物在一定程度上能給人帶來更多的快樂,幫助排解精神壓力和孤獨感。
     
      雖然不能間接鼓勵部分飼養人對寵物的感情存在超越親人的現象,但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及寵物喪葬行業的興起,我們發現部分人在失去寵物后的悲痛反應與失去親人后的悲痛反應相當,超出了失去一般財物的精神痛苦范圍,有的飼養人甚至會在寵物死后,為其舉辦類似于人類死亡的喪葬儀式。[5]因此,侵害寵物對特定人造成的精神痛苦程度應成為判定精神損害賠償時的考量因素。
     
      (三)侵權人主觀上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
     
      人格化寵物是財產權和人格權的交叉范疇,在人格化寵物身上既有財產利益,也有人格利益,于飼養人而言是有生命有情感的“特定物”。在因寵物受到侵害導致傷亡給飼養人精神上造成痛苦要求精神損害賠償時,需考慮侵權人主觀上是否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因為侵權人的主觀惡意與否也將影響寵物的傷亡程度以及被侵權人精神的精神痛苦程度。故意的情形包括出于惡意的故意傷害和因躲避后續經濟責任的故意傷害,重大過失的情形包括未履行注意義務和未盡避免義務等,這種主客觀原因造成的事故給飼養人造成了較大的精神打擊,理應對主人所承受的精神損失進行賠償。因此,侵權人的主觀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應成為精神損害賠償金額判定的考量因素。
     
      (四)投入成本
     
      侵害人對寵物造成侵害的事實后,對寵物飼養人的賠償除了寵物本身的市場價值外,還應包含飼養人附加在寵物身上的精神利益,因為飼養人的實際損失或許遠超寵物本身的市場價值。[6]也就是飼養人對寵物的投入成本,包括經濟投入和情感投入。
     
      經濟投入是指飼養人為購買寵物、維持寵物健康和日常生活所支出的費用。雖然飼養寵物是一種“幸福消費”,但并不是有錢人的專屬,而是根據飼養人的經濟基礎和消費認知來判定。例如,經濟條件較好的主人會不以經濟為目的地在寵物的服裝、美容、食物、醫療等方面進行投入。經濟條件不太好的主人可能不會為寵物在以上方面投入,但會盡其所能的像照顧自己孩子一樣在自己經濟能力范圍內去照顧寵物,或許這個主人都不知道應該給寵物接種疫苗,也不影響這個主人與寵物之間建立的情感聯系。
     
      情感投入方面較難以統一的標準去判斷,不能僅以寵物與主人相伴的時間長短考量,還需要依靠飼養人的充分舉證。以文章開頭的兩個案例來看,飼養寵物的時間長短并不能與寵物遭受侵害時主人所受精神損害成正比,而應以飼養人的精神狀態為考量,即飼養人在與寵物相伴期間建立了較深厚的情感聯系,在寵物受到侵害后對飼養人的精神產生了嚴重的傷害。例如,飼養人因寵物受到侵害人的主觀惡意侵害而傷亡致使嚴重失眠;飼養人因寵物被侵害而受到驚嚇導致昏厥、流產;獨居老人因寵物傷亡而喪失生活上的精神支持等,結合飼養人對寵物的日常情感投入進行司法考量。
     
      綜上所述,在司法實踐中,對于寵物受侵害能否獲得精神損害賠償,以及寵物能否上升為具有精神屬性或者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從而構成精神損害賠償的基礎,直接關系到飼養人在所飼養寵物受到侵害主張的精神損害賠償金是否能夠得到支持。因此,為了此類問題得到更有效的解決,本文對侵害人格化寵物的精神損害賠償問題進行初步探討,以期在未來的司法實踐中能夠得以更好應用。
     
      參考文獻
     
      [1]楊立新.侵權法論[M].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675.
     
      [2]楊立新.精神損害賠償——以最高人民法院精神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為中心[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6.
     
      [3]張吳迪.人格化寵物損害精神賠償問題研究[D].蘭州:西北民族大學,2019.
     
      [4]王靜.人格物在民法上的保護探析[J].綿陽師范學院學報,2019,38(7):26-29,40.
     
      [5]王悅人.侵害寵物所涉精神損害賠償研究[D].廣州:廣東外語外貿大學,2021.
     
      [6]樊馥嘉.侵害寵物可提起精神損害賠償的法律制度完善[J].法學,2020(4):534-541.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請鎖定SCI論文網!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falvlunwen/47085.html

    發表評論

    Sci論文網 - Sci論文發表 - Sci論文修改潤色 - Sci論文期刊 - Sci論文代發
    Copyright ?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 SCI論文網手機版 | 豫ICP備2022008342號-1 | 網站地圖xml | 百度地圖xml
    无码视频在线免费观看
    <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