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
    ?
    Sci論文 - 至繁歸于至簡,Sci論文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正文

    綠色原則司法適用問題研究論文

    發布時間:2022-11-22 09:20:59 文章來源: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














    SCI論文(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
     
      摘要:“綠色原則”是民法基本原則的一個創新,它將國家發展離不開的綠色理念提升至法律制度的高度,不僅體現了我們對美好生態環境的追求、更體現了我們對環境以及環境治理的重視。綠色原則具有填補法律漏洞的作用,但綠色原則在司法實踐中如何適用,以及適用的相關要求需要我們進一步探究。
     
      關鍵詞:民法;綠色原則;生態環境;司法適用
     
      一、深入解讀“綠色原則”
     
      (一)綠色原則的內涵
     
      綠色原則是民法的基本原則,展現了民法所追求的基本價值之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的各分編以及各項民事制度都具有指導作用。作為基本原則,規范一切民法領域內的問題,對《民法典》各編具“統領性”的作用。該原則屬于義務性原則,一個行為若違背該原則,則有損生態文明,不過違反該義務需承擔的是民法上的責任,而不是行政法等公法上的責任;體現了我國法律的環境問題追求的高標準,擴大理解沒有危害是底線,追求達到有利于生態環境的標準。綠色原則追求的不浪費資源,愛護環境生態,正是保護環境的環保措施之一。綠色原則不僅注重環境的保護,更從節約資源節約成本的角度出發,資源最大化,物盡其用,合理利用環境資源。

    \
     
     
      (二)綠色原則與其他基本原則
     
      綠色原則是否屬于公序良俗原則的內容?有的學者認為,良好的環境是我們健康生活最重要的條件,是最重要的公共利益。保護環境就是保護公共利益,這可以利用公序良俗原則來規范。[1]但筆者認為,公序良俗所指的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屬于道德規范的范疇,調整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公序良俗是人類道德上的標準道德上的要求。綠色原則是否屬于公共秩序的范疇呢?公共秩序所體現的是國家、社會的權益。一般來說,違反公序良俗的行為認定為無效,但是,違反綠色原則的行為是否有效還有待考量。所以,綠色原則是獨立的并不屬于公序良俗內容的原則。
     
      綠色原則是否可納入權利濫用原則的范疇?當社會的權益與個人權益因生態問題發生重大分歧時,為維持利益平衡,從所追求的價值取向視角來看,環境保護歸入權利不得濫用原則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但若根據這個邏輯來看,綠色原則將處于一個尷尬的境地,似乎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不過權利濫用原則規定于《民事權利》一章,其只對該章節發生作用。權利濫用原則更多的是要求不得損壞國家、社會以及他人的權益,而綠色原則強調的是環境利益的保護。
     
      二、綠色原則的具體功能
     
      (一)綠色原則是民法與環境法之間的橋梁
     
      民法更多的是呵護每一棵樹,而環境法則關注整片森林。準確認識兩者的區別,是實現兩者規范制度的一個合理銜接。在我國環境治理實踐中,以前主要是利用公法進行干預調整,但公法更多的是對結果的一個懲罰以達到教育和預防的效果。且公法本來就是極具機械性的法律,不僅成本高,其直接的特性容易抹殺人們的積極性。彌補公法的諸多不足之處,只有通過私法來調整,而且當代民法已經漸漸地從“人類利益中心主義”往“有責任的人類中心論”方向慢慢靠近,[2]綠色原則可謂是生態環境防護的一個重要的工具,在民法與環境法之間屬于一個中介、橋梁的地位,能夠有效地將兩部法律銜接起來。
     
      (二)協調經濟發展中交易安全與生態安全的關系
     
      民法從誕生開始就一直關注安全問題,不過也一直是往民事交易與經濟安全方面傾斜的,生態環境的安全一直以來受到民法關注度較低,但由于環境的不斷惡化,生態安全問題早已成為刻不容緩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在這個高消耗的社會背景下,出于對生態的保護,將“綠色”引入民法,以一個更高的標準要求人民解決生態安全問題。人們處在生態的大環境中,兩者往往會發生一定的矛盾沖突,資源不是無限的所以避免不了爭搶,而搶奪資源的行為往往又會引發更深的矛盾,這不僅有害于社會的穩步發展,對人們日常的交易行為更是百害而無一利。再者人類在經濟開發過程中對生態的污染導致人類生存基本環境的惡化,如果沒有一個良好的生存環境,經濟交易安全就無談論的必要。綠色原則的確立,更大程度地保護了稀缺的資源市場,有利于資源配置,對平衡生態安全與市場交易具有很大的益處,也為司法實踐對違背自然規律、破壞生態的行為提供了裁判方向。
     
      (三)完善民法體系,體現新的時代精神
     
      在綠色原則之前,民法對人身權、財產權等等相關權利有具體規定,包括了誠實信用、公序良俗、平等、自愿等基本原則,但沒有對“綠色”有所提及,與環境相關的系列問題也沒有得到民法的回應,綠色原則一定程度上為民法體系增加了新的內容,跟其他基本原則不一樣的是,其他基本原則一般調整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而它是以生態為視角,協調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是民法史上的一個創新,使民法更加完備。也因綠色原則加入我國《民法典》變成“綠色民法典”,富有生態的特征。當然,綠色原則可為實踐中與生態相關案件作指引,讓綠色原則發揮其所具有的引領作用,法官也可根據該原則裁判案件。
     
      在司法裁判中,如果沒有具體的法律制度為依據作依托,可以引用該原則指引法官說法。該原則在法律缺失的情況下作補充,彌補法律漏洞。還可以對相關制度作解釋,發揮其統領的功能。人們進行一切活動從事任何的行為都以生態環境、自然系統為前提,如果沒有一個好的空間環境,談論的一切也都將失去意義。在這個社會迅猛發展的時代,民法作為調整平等主體的基本法也需與時俱進,體現在調整新出現的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法律關系。綠色原則約束了我們的行為,讓我們在行使相關權利的時候記住還有“綠色的義務”,如果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損害社會僅有的資源,將要承擔相應的責任?!睹穹ǖ洹方Y合了時代背景和生活需要得出的結果,是民法發展過程中取得的重大成果之一。綠色原則順應國家的響應,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體現,新時代精神在這里得到了更好的弘揚。
     
      (四)提升公民整體環保意識
     
      眾所周知,環境污染所帶來的危害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表現出來,且其帶來的后果往往很難修護。生態污染問題是世界的焦點問題,“綠色原則”之前我國也有相關的立法對污染環境損害環境利益的行為進行規制,如:行政法和《環境保護法》等。但這些法律規范一般是通過事后懲罰以達到教育的作用,預防效果較低。綠色原則作為民法基本原則,其效力貫穿整個民法體系,作用于我們生活的每個方面。它在規制我們行為的同時對我們的價值判斷以及利益選擇也具有很大的影響。綠色原則加深了我們對環境資源的理解,使我們認識到生態環境對人類尤為重要,所以我們在行使權利從事活動時會自覺地考量自己的行為有沒有危害環境。綠色原則明確民事主體在從事民事活動時要時刻以保護環境為準則,牢記愛護環境的義務,公民的環保意識得到了整體的一個提升,一定程度上拓寬了生態環境治理的路徑。綠色原則的導向功能將促進廣大人民維護生態環境,使愛護環境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人們的習慣,積極影響人們的觀念,使廣大人民都積極地參與到維護生態環境的情境中來。
     
      三、綠色原則的司法適用
     
      (一)填補法律漏洞
     
      綠色原則作為原則性條款本來就具抽象的、概括性的特征?;驹瓌t會派生出一些相關的制度,其作為兜底制度具有填補漏洞的特征。實踐中,很多時候可能沒有具體條款,具體規則可以直接適用,這個時候就需要利用相關原則填補規則漏洞,之所以需要在沒有具體條款時才能適用是因為規則通常是法官裁判適用的直接依據,即使相關條款存在一定的問題一定的缺陷,法官也需要利用相關解釋將具體制度放入整個法律體系中對具體規則進一步解釋理解,尋找其立法目的以及價值追求,爭取通過解釋過后直接適用。若通過解釋和對規則的價值深入理解仍然不可直接適用,法官方可利用原則來填補適用。因為解釋和價值補充也都是對規則文義和整體價值的深入理解,沒有超過其基本文字的射程限度。
     
      在窮盡這些方法仍然不能適用的情況下,則可以根據原則來填補,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在利用原則作填補時也需要將其具體化,只有具體化才能在裁判時直接適用。把原則當作一個后位的兜底的填補路徑,合乎立法的價值取向,最大程度保證法的穩定性。正如龐德所說:“沒有什么公式能夠告訴我們,因為這些行為是沒有道德的,所以是非法的……實務中的法學家考慮的是根據不同的情況進行分類,再根據具體情況適用相關具體原則。”在適用綠色原則做填補時,首先需要尋找是否有具體的規則,在窮盡其他方式仍未能解決時,就需要識別出合適的可利用的原則,將原則具體化適用。
     
      由于原則抽象的特性,造成適用很多情況的假象,所以更需要找到與事實的關聯性,與案件的具體情況相一致。也因其的高度概括性,在填補法律缺失時有過多自由裁量的權力。簡言之,原則具體化方可適用。司法實務中,許多法官裁判案件時往往直接引用相關原則,卻未能表明此原則與事實的關聯,而直接引用原則做判決顯得理由過于空泛,不能做到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所以若要援引原則找到兩者相關聯的內容非常重要,找到關聯再具體說理縮小原則抽象帶來的與案件事實的距離感。傳統法律原則適用可能會遇到概念混用、一般條款逃逸等各種問題。[3]充分說理論述證明該援引該判決合理合法,不應將其往一般法條逃逸。對判決結果充分論證得到完整鏈條,論證過程緊扣案件事實,對案件做完整闡述。在適用綠色原則中,為讓裁判結果合乎法理,法官也應該充分論述相關案件事實,說明適用該原則的原由,將綠色原則本身的價值取向與案件具體事實相結合充分論證。

    \
     
     
      (二)適用要求
     
      毫無疑問綠色原則跟其他的原則都有填補漏洞的作用,但由于綠色原則會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有限制作用。所以綠色原則的適用需要滿足一定的要求,不然可能產生相反的效果,對當事人有不利的影響。
     
      1.節制性。司法實踐中,有許多當事人存在濫用訴權的行為,這種行為嚴重浪費了有限的訴訟資源,不符合綠色原則的要求,違背了綠色理念?!睹穹ǖ洹樊斨械臅r效規定擴大理解其立法目的也可歸入節約訴訟資源的范圍;訴訟法中可以駁回起訴的情形仔細總結會發現該規定主要就是為了對訴訟資源的節約,不浪費有限的訴訟資源。毋庸置疑,倘若可以根據訴訟法的規定對當事人濫用訴權進行駁回,就不應以綠色原則為法律依據駁回,但由于法律滯后的特性實踐中存在許多在訴訟法中找不到依據的情況,所以需要援引綠色原則。換言之,無論在什么情形下,法院都不可直接援引該原則作出裁定,直接援用的行為實際上也是對綠色原則的濫用。綠色原則的適用應該是適當的,當然不僅是在駁回訴訟請求這一項上,而是所有援引該原則的行為都需要有所節制。
     
      2.準確性。原則作為上位概念不像規則一樣是具體的,它與其他的基本原則相同,是抽象模糊的。且不同的原則它們的內涵和外延在一定范圍內或許會存在交叉。這就需要我們準確地了解各個原則的內涵,對各項原則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對不同原則有一個準確的界定。尋找最合適最優的原則適用,才不至于發生相反的不良效果。只有在引用綠色原則裁決最妥當的情形才能適用,不準確的援引會導致援引不當的后果。
     
      3.必要性。適用綠色原則一般情況下會對當事人的相關實體權利義務有一定的限制或改變,不論是限制或者是改變都會對當事人產生不利的影響。為了控制這種情況,不發生傾斜任何一方的結果,只有在必需的情況下才能適用。適用綠色原則需要達到明顯提高資源利用的情形,方可算是必要的適用,如果僅僅是對當事人的權利進行了限制而沒有產生對生態有益的效果,這種援引就是非必要的。限制和改變應該是有限的,不能為了援引綠色原則而無限地限制和改變當事人的權利,否則可能會發生南轅北轍的后果,大自然可得的利益應該大于當事人減少的利益。尤其是在當事人沒有過錯而適用綠色原則卻產生了減少其利益的結果的時候,必要的標準應該更加嚴格,或通過其他法定方式對當事人作適當利益補償。
     
      4.說理充分。適用綠色原則,要做到充分說理,做到把抽象模糊的原則與具體的案件事實結合起來,形成一條完整的邏輯嚴謹的關系鏈。將綠色原則與案件事實的關聯說清楚,對適用綠色原則的原因充分論證,沒有說明緣由直接引用綠色原則的行為不符合法律的要求。
     
      四、總結
     
      國家的發展、民族的振興離不開生態文明建設,生態文明直接影響一個國家、民族的可持續發展,它是國家治理中至關重要的一環,綠色原則的觀點最先是在黨的十九大中提出“推進綠色發展,保護生態系統,著力解決突出的環境問題。”黨的十九大提出該觀點后,為綠色原則載入《民法典》奠定了基礎?!睹穹ǖ洹氛绞┬泻笞龀隽司G色原則這一規定。綠色原則是民法基本原則的一個創新,它將國家發展離不開的綠色理念提升至法律制度的高度,不僅完善了民法體系、更體現了新時代的精神,它是民法與環境法之間的橋梁,協調了經濟發展中交易安全與生態安全的關系。綠色原則具有填補法律漏洞的作用,但由于綠色原則會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有限制作用,所以在適用時不僅需要我們準確掌握其內涵,還需滿足節制、準確、必要、說理充分的要求。
     
      參考文獻
     
      [1]尹田.民法基本原則與調整對象立法研究[J].法學家,2016(5):10-19,175.
     
      [2]岳紅強.我國《民法典》編纂中綠色理念的植入與建構[J].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56(4):56-62.
     
      [3]蔡唱.公序良俗在我國的司法適用研究[J].中國法學,2016(6):236-257.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請鎖定SCI論文網!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ree-home-improvement-tips.com/falvlunwen/46919.html

    發表評論

    Sci論文網 - Sci論文發表 - Sci論文修改潤色 - Sci論文期刊 - Sci論文代發
    Copyright ?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 SCI論文網手機版 | 豫ICP備2022008342號-1 | 網站地圖xml | 百度地圖xml
    无码视频在线免费观看
    <noscript id="86kgk"></noscript>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table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table>
  • <menu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menu>
  • <bdo id="86kgk"><center id="86kgk"></center></bdo>
  • <bdo id="86kgk"><noscript id="86kgk"></noscript></bdo>
    <xmp id="86kgk"><table id="86kgk"></table>